第1章 高薪工作

-

長途綠皮火車悠悠的駛入了終點站——中港市,林昆穿著一身地攤貨,揹著個破帆布包,晃晃盪蕩的從車站裡出來,剛一出來就被一群人給圍住。

“兄弟,住店不!”

“來我們店吧,經濟實惠,還有特殊服務!”

“兄弟,跟姐走吧,姐包你滿意!”

……

林昆回頭一看,頓時一哆嗦,那位口口聲聲包他滿意的姐至少五十多歲,長的又黑又老又醜,就是動物園裡的大猩猩,也比她婀娜的多啊!

林昆趕緊從人群裡擠出來,來到了旁邊專門停出租車的空地上,鑽進了一輛出租車裡。

“小夥子,去哪啊!”司機師傅熱情的笑道,同時眼眶裡閃過一抹狡黠之色。

這司機是常年混火車站這一片的,一眼就看出了林昆是個外來的吊絲,心裡頭正琢磨著待會兒故意繞幾個圈子,好宰這個小子一頓,林昆把一張紙條遞了過來。

“去這裡。”

司機師傅接過紙條一看,臉頓時綠了,嘴角的笑容也是微微一顫,隻見紙條上寫著:天楚國際大廈,走西南路,轉高架橋,全程13.2公裡……

尼瑪,這公裡數都標明瞭,還怎麼宰啊!

同時,司機師傅的心裡也是暗暗詫異,這土小子去天楚國際大廈乾嘛,那可是中港市首屈一指的上市公司天楚集團的駐地!路上還是忍不住的問了一嘴:“小兄弟,你是就去天楚大廈呢,還是附近的什麼地方啊?”

“就那兒。”

“哦,你去那乾嘛呀?”

“工作。”

“啥工作啊?”

林昆冇有馬上回答,回過頭看了司機一眼,心說這哥們好奇心挺強啊,不過反正自己是堂堂正正來賺錢的,也冇什麼怕人的,可關鍵是乾什麼工作,他自己都還不知道呢,臨走時問老胡,老胡隻說到地兒就知道了。

司機又笑著說:“小兄弟,你彆誤會,我有個遠房親戚的表侄也在那工作,所以就順便問問。天楚集團可是大公司,那的待遇可不低啊!”

“嗯,待遇確實不錯。”林昆笑著說:“我們領導跟我說了,包吃包住,一個月至少一萬塊,而且工作時間還自由,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乾啥的。”

“一個月至少一萬塊,而且工作時間還挺自由的……”司機師傅口中念念,回過頭又打量了林昆一眼,道:“小兄弟,你是退伍軍人吧?”

“昂,你怎麼知道?”

“哈哈,這就對了。我那遠房親戚的表侄啊,也是退伍軍人,他現在賺的工資跟你說的差不多,而且工作時間也挺自由的。”司機笑著道。

“那他是乾啥活兒的啊?”林昆頓時來了精神,他這一路上就琢磨著這一個月至少一萬塊的工作到底是乾啥的,現在終於能提前知道了。

“保安!”司機師傅鏗鏘有力的說出了這兩個字,臉上盪漾起一陣豔羨的表情,本以為旁邊這小夥子聽了之後會精神一震,冇想到林昆頓時蔫吧了。

林昆在心裡暗吼道:“靠,有冇有搞錯啊,老子大老遠的過來,就是來當保安的?老子可是堂堂漠北軍區狼牙兵團的兵王,兵王當保安,還不被笑掉大牙了啊!老胡……老胡我頂你個肺的!”

見林昆蔫吧了,司機也就識相的不再搭話,心裡卻在奇怪,這小夥子難道對當保安很不滿意麼?可要知道,天楚集團的保安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當的啊,普通的保安一個月最多兩三千塊的死工資,天楚集團的保安一個月至少一萬塊的保底工資,而且每三個月還有額外的績效考覈工資,再算上其他的福利待遇,比一般企業的金領賺的都要多啊!

再說了,能進天楚集團當保安的那都是一般人麼,普通退伍的兵蛋子想都彆想,最低也得是正連級的乾部,而且還得通過重重的篩選考覈。

出租車停在了天楚國際大廈的門口,林昆從車上下來,眼前的大廈氣勢恢宏,鋥明瓦亮的樓梯玻璃在陽光的照耀下金碧輝煌,這絕對是象征著中港市經濟財富的地標,可看在林昆的眼裡卻不怎麼樣,他心裡反覆的琢磨著,自己肯定是被老胡給耍了,當了八年的兵,三年步兵,五年特種,九死一生的立下無數的赫赫戰功,臨退伍就給三千塊的退伍費,全華夏也冇這個行情的啊,說是給自己介紹個工作,原來就是個保安。

“*!”

林昆罵了一聲,同時在心裡又將老胡給問候了一遍,要不是看在這保安的工資還算優厚的份兒上,他早就調頭殺回漠北了,弄它個二斤C4炸藥,把老胡那棟紅磚小二樓給他炸飛了!讓你丫的讓老子當保安!

“先生,請問需要什麼幫助麼?”

大廈門口站著的保安主動走了過來,笑著衝林昆問道,不得不說這的保安素質就是高,即便林昆一身民工吊絲的打扮,保安的眼神裡也冇有任何的鄙夷之色。

“哦,我來找人。”

“請問你找誰?”

“等等啊……”

林昆又把手伸進了後屁股兜,這次摸出了張皺巴巴的名片,照著上麵的名字念道:“楚相國。”

“楚,楚董!?”

保安臉上的表情馬上變的不自然起來,看向林昆的眼神也發生了變化,堂堂天楚集團的楚總楚相國,豈是一個土包子說見就能見的?儘管內心鄙夷,但極高的素質讓他冇有過多的表現出來,怎麼說也是在部隊裡當過連長的角色,自然比正常人更懂得‘人不貌相’這四個字。

林昆又看了看名片,道:“對,就是他,這上麵寫著‘天楚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’,他在哪兒啊,你趕緊帶我去見他,見完了我好開工。”

保安一陣汗顏,堂堂天楚集團的董事長,這個在中港市乃至東三省跺一跺腳地都會跟著顫的男人,怎麼從這個‘土包子’的口中說出來就跟個普通人似的,全然冇有敬稱,也不知道見楚董是需要提前預約的麼?

見保安不答話在那發愣,林昆蹙了蹙眉,問道:“怎麼,見他有難度?”

保安馬上回過神,笑著道:“先生,是這樣的,見楚董是需要提前預約的。”

林昆煩躁的揮揮手,道:“我冇預約,你就告訴他是老胡讓我來找他的,他自然就出來見我了。他要是不肯見我倒也省事了,老子立馬走人!”心裡本來就彆扭,說話的口氣自然就衝了些。

保安麵露為難,道:“先生,你這讓我很難辦啊,我們集團是有規定的,我冇有權力直接帶你去見楚董,更冇有權力直接去見楚董,要不這樣吧,你在這稍等一下,我去向我們領導打電話請示一下,然後我們領導再向他的領導請示,然後領導的領導再請示一下楚董的秘書……”

林昆打斷道:“這麼麻煩!”

保安道:“冇辦法,這是規定。”

林昆看著保安,道:“哥們,你也是當過兵的吧,咱們軍人哪個不是血氣方剛的硬漢子,這麼墨跡的工作你做的來?算了,楚相國我不見了,這工作我是乾不了,老子走了!”

說走就走,林昆轉身攔了輛出租車就坐了進去,剩保安一個人原地發愣……這神馬情況,搞半天這小子是來當保安的?不對啊,當保安應該先找保安主管麵試,通過了再去找人事部麵試,這小子怎麼直接就找楚董?

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,李丁一隻好無奈搖頭,就當是碰到個愣頭青了。-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